第八十八章 大事不好

    吴佩孚的军事素养可不是方子达这个二把刀可比的,虽说方子达当初带着第八师在南*京城下击退了张勋的辫子军,可从整个战役来说,方子达的指挥只能说是勉强而已,要不是当初第八师只是以守待攻,再加上张勋过于狂妄轻敌,南京之战究竟如何尚还两说。方子达自己心里明白,和吴佩孚这位名将相比,自己肚子里的那么点货根本不值一提,索性就把指挥权交给了吴佩孚,让吴佩孚这把宝刀真正亮出锋芒。

不辜方子达重托,大军在吴佩孚指挥下如流云行水,井井有条,仅仅二日,29团就到达兖州,全面接收田中玉部防务,同时派出一营北上,往平阴地区运动,严密监视济*南动向。接着30团在半日后赶到,分兵两路经兖州向东北方向运动,其一部攻占泰*安,另一部攻占莱*芜,在张勋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掐断了济*南通往东南、西南两地的铁路线。.

第三日,吴佩孚率指挥部抵达兖州,同29团、30团合兵一处,兵锋直指山东重镇济*南,而此时,在济*南的张勋这才刚刚回过神,惊恐万分地开始调兵遣将,以图在平安店附近挡住第八师大军。

“你说什么!”张勋在平安店正紧急部署防务,突然接到有第八师部队出现在高唐的报告,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出来了。

“大……大帅!我们在高唐的部队几小时前受到攻击,对方打的就是第八师的旗号。”汇报军情的军官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全是汗水,跑得连帽子都不见了,脑袋后面拖着的大辫子也散了开来,批头散发狼狈之极。

“不可能!”张勋根本不相信这个消息,第八师主力明明就在南面,怎么会跑到他后面去了?难道是从直隶来的北洋军想趁火打劫不成?

“绝对是第八师!大帅,第八师的制服和手里的枪都和北洋军不一样啊!高唐那边应该不会看错。”小军官发誓赌咒急急说道。

张勋愣了愣,没错,第八师的制服是最新的国防军制服,而且他们的武器也和一般部队不同,都是新装备的步枪,一般来说不会认错。难道,在高唐出现的真的是第八师的部队?可第八师明明就在自己眼前啊!后面的部队是怎么冒出来的?

一时间,张勋心头狂跳,连忙询问在高唐出现的军队究竟有多少人?高唐现在是不是还在自己人手里。

“这……我……。”小军官一问三不知,气得张勋一脚就把他踹出门去:“混蛋!还不给老子打听去!快!要快!”

小军官从地上慌忙爬起,屁滚尿流的急急跑了。心慌意乱的张勋在屋里团团转,觉得嗓子眼就像火烧一般难受,拿起茶杯想喝口水,谁想到水早就喝完了,气得他抬手就把茶杯给砸了个稀巴烂。

唐毅明急急从外面进来,看见张勋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面红耳赤的样子不由得一惊。

“大帅,平安店的布防差不多了,您是不是下去瞧瞧?”

“瞧?瞧个屁!”张勋破口骂道:“都他娘的一群饭桶!第八师的小股部队都跑到老子后面去了,平安店的防务还顶个屁用!”

“什么!”唐毅明还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大惊失色之下急急追问,张勋怒火冲天地把刚才报讯小军官的那些话说了说。

听完之后唐毅明脸色顿时大变,慌忙道:“大帅不好!依卑职之见这平安店呆不得了,请大帅立即转回济*南早作准备。”

“回济*南?恐怕没这必要吧?”张勋虽然有些心神不宁,可他并没有放弃在平安店和第八师一战的决心。虽说高唐出现第八师的部队让他大为震惊,可张勋带兵多年,对于自己辫子军的战斗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在高唐,有他辫子军足足有一个营的兵力驻防,而且高唐后面就是济*南,魏德彬的部队就在城里,随时随地能支援高唐。第八师虽然搞了个自己出其不意,但他判断主力依旧还在南边,以张勋估计出现在高唐的最多是第八师的小股部队,不足为患。

“大帅,第八师今非昔比,而我军去年南*京一战后所剩精锐不多,何况高唐的部队只是地方留守,平常拿着枪杆子吓吓老百姓或许可以,可真要打起来恐怕凶多吉少啊!以安全起见,还请大帅尽快回城,以保大局。”唐毅明苦苦劝道,其实这仗还没打他心里就清楚恐怕武卫军要成为历史了。这几天他在平安店最前线,虽然两军尚未正式交战,但小股的冲突还是有的,对面第八师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和强大火力,让唐毅明是目瞪口呆。仅仅一年不到,第八师不仅恢复了元气,还比当日更胜一筹。和如今的第八师相比,张勋的辫子军虽说表面上依旧骁勇,可实际已比不上当年的精锐。此消彼长之下,唐毅明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不必!”张勋细细想了想,摇头道:“估计方子达这招是搞声东击西,想骗我老张从前线抽调兵马去高唐,以便正面突破我平安店防线。哼哼,毛头小子居然敢在我老张面前搞这一套,他还嫩得很呢!走,我们去瞧瞧防线部署,高唐那边等消息来后再说也不迟。”

张勋如此说,唐毅明也不好多劝,虽说他是张勋的心腹,可更明白张勋的脾气。在这种时候再劝,搞不好适得其反,暗暗摇头,唐毅明只能期望张勋的判断是对的,高唐那边不会有太多问。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一身戎装的张勋在唐毅明陪同下视察前线防务,看着“固若金汤”的防线,他觉得异常满意,抚着嘴边的胡子连连点头,并招来几个团长、营长,许下了一旦打退第八师,他张大帅重重有赏的许诺。

“大帅!大帅!”

“谁在大呼小叫?”正唾沫横飞训话讲得起劲的张勋突然间听到远处传来阵阵凌厉的喊声,很是不悦的回过头去。

“大帅……大事不好了……!”

喊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几乎瞧不清面貌的军官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一头栽倒在张勋脚下。

这个军官全身上下烟熏火烧,军装几乎成了一条条地破布条,满面血污连面目都瞧不清楚,张勋仔细看了半天也没认出这家伙究竟是谁。

唐毅明急忙上前扶起他,接过士兵递来的水喂了这人几口,好不容易才认出了这个狼狈的人究竟是谁。

“老魏,怎么会是你?”

“魏德彬,魏营长?怎么回事?”

“大帅!”喝了口水的魏德彬稍稍精神了些,抬头看着张勋就哭了出来:“完了……全完了……呜呜……。”

张勋的眼皮突突直跳,魏德彬不是在济*南么?怎么突然来这里了?而且还是这个样子,难道……难道……。

急急一把拽起魏德彬,张勋冲着他大吼道:“哭!哭你娘!快给老子说究竟怎么回事?”

“完了……高唐完了……济南完了……我的部队完了……都完了……。”魏德彬鼻涕眼泪一大把,呜呜哭道。

“胡说!”张勋瞪着红眼珠子吼道。

“第八师……第八师在高唐有上万人啊!一个冲锋高唐的兵就全没了。我……我带兵支援高唐,还没到半路上就挨了几百发炮弹,整整一个营,整整一个营几百兄弟啊!一轮轰下来就剩十几个了,要不是我命大,就再也见不到大帅您了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张勋双手死死掐住魏德彬的脖子,用力摇晃喊道:“第八师不在南边么?他们难道长了翅膀飞过去的?上万人?怎么会有上万人在高唐?还有这么多大炮?这绝不可能!”

魏德彬本就受伤不轻,发急的张勋抓住他是又掐又晃,要不是唐毅明等人赶紧拽开暴走的张勋,恐怕就被当场活活掐死。

把魏德彬扶到一旁,唐毅明仔细问后才搞明白究竟。就像魏德彬所说的,第八师的部队突然出现在高唐,连停顿都没有就向高唐发起了进攻。接到求援消息的魏德彬急忙带着部队往高唐赶,可谁想到还没到地方,高唐就被第八师给拿下了。根本没有防备的魏德彬一头就撞进了第八师的怀中,迎面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炮火,魏德彬部可以说是几乎一枪未发就弄了个全军覆没,幸好他命大跑得快,这才逃了一命回来报信。至于济*南那边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以第八师展现出来的兵力和火力,拿下济*南绝不在话下。

唐毅明知道,就算魏德彬有所夸大,可兵败已是事实。如果真像他所说的仅仅一顿炮火就灭了魏德彬的营,以这么多炮兵编制计算,恐怕这上万人的确有可能。虽然唐毅明搞不明白这么多人第八师怎么能隐藏行踪绕到他们后面去的,但事实摆在眼前,如今再不做决定,恐怕大家都要被第八师给包饺子了。

“大帅,请您下令马上撤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唐毅明急急道,如今的张勋脸色煞白,双目无神空洞无物,呆呆地站在那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根本就没听到唐毅明的话。

*******************************************************************

强推的很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连三江都没上过呢就强推了,真是狂汗.

节日期我会保持更新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记得收藏和推荐,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