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西北风云

    宋教仁给方子达的电报让他安心了不少,对于陈其美自杀事件电报中并没有多提,只是安慰他不用对此过于担心,另外,告诉他北京方面的调查只不过走走程序,方子达在南京、上海所作出的贡献他宋教仁很是满意的。(/吞噬小说网)至于陆军部撤消方子达第八师副师长的职务后,第八师的接替工作将由方子达推荐一位,要求他做好安排后再归京报道。

回南京的路上,方子达就此考虑了许多,按理说他在第八师的职位只是权宜之计,他抽身离开后第八师的大权应该还给师长赵恒惕,不过对于这位泥菩萨师长,方子达一直心有警惕,赵恒惕过分的低调和配合,让他总觉得反常。

何况,赵恒惕担任第八师师长这么多日子,一直同第八师上下格格不入,要不是方子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果断除去林虎,第八师恐怕直到现在依旧一盘散沙。以方子达的想法,最好是把赵恒惕调离第八师,另作他任,重新选拔可靠的人接替师长职务,但是现在第八师消除内患,重新整编,打赢了张勋,守住了南京,虽然这主要靠的是方子达的努力,作为名义上的师长赵恒惕还是有不小的功劳。

赵恒惕的师长还要继续担任,这样一来接替方子达副师长的这个职务就显得尤其重要。现在国家,既带兵又有才干的将领不少,可大多数都是北洋那边的,方子达绝对不可能用北洋的人去做这个副师长。至于kmt这边的,要不是资格太老指挥不动,就是满脑子的革命思想不适合做这个副师长,想来想去,方子达只能从原来第八师的人员中挑选,而最有资格也是最合适担任的也就是王孝缜和黄恺元两个人了。

按理说,王孝缜远比黄恺元合适,无论是从军经历还是部队基层威望。不过方子达很快就排除了王孝缜的可能,因为王孝缜一旦做了这个副师长,必然会形成尾大不掉的情况,本就在第八师处于弱势地位的赵恒惕根本就无法和王孝缜相比。另外,王孝缜对孙文等人的态度也是方子达犹豫的主要原因,万一他走后王孝缜和孙文勾勾搭搭,甚至拉着第八师整体投靠过去,方子达之前的努力就全白废了。

这样下来,最合适的人选也只有黄凯元了。黄凯元这个老官油子吹牛拍马很有一套,这些方子达领教已久,如果他当了副师长,虽然无法全力控制住第八师,但至少可以和赵恒惕、王孝缜相对抗,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局面。仔细考虑后,方子达作出了决定,回到南京立即发报给宋教仁,推荐由黄凯元来接替他的职务。

在南京仅仅停留了一天,等宋教仁通过陆军部下达的命令到后,黄凯元正式接替副师长,并且兼任混成旅旅长。离开南京前,方子达特意把黄凯元找来谈话,黄凯元是个聪明人,方子达稍一暗示他就明白怎么做了,拍着胸口向方子达保证,只要他在这副师长位置上,第八师永远就是他方子达的部队。

“什么我的部队?第八师是kmt的部队!是国家的部队!”方子达严肃地纠正,黄凯元立即点头答应,但至于他心里真正怎么想的,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并没有接受赵恒惕等人提议,第八师为方子达举办的欢送会,等到处理完事务后,方子达很是低调地离开了南京。回北京的半路上,上海那边传来消息,张虎臣他们已经动身北上了。

想到蒋志清,方子达心中难免纠结。对于这位人物方子达甚至起过杀心,如果不是陈其美之事闹得太大,现在出手对方子达太多明显的话,或许方子达就真让人动手了。可是现在,陈其美事件余波未平,他非但不能对蒋志清等人动手,反而要交代张虎臣保证蒋志清的绝对安全,至于将来怎么办?方子达只能暗暗苦笑,到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吧,区区一个还没发达的蒋志清,现在还造不成什么威胁。

北京,陆军部。

方子达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下了火车后的他并没有去总理府,按照陆军部的命令他必须先去卸任,并接受调查。

当然,到了北京后的他还是先通知了宋教仁后再动身前往陆军部,回到北京并没有带任何护卫的方子达直接坐着车就独自前往。

“站住!这里是陆军部,你哪里的?走开走开!”

“我是方子达,求见段总长。”站在门口,西装笔挺的方子达向拦住他的卫兵说道。

“我管你什么方子达圆子达的?没有公函什么人都不能见!”卫兵很是警惕,伸手就要推开堵住正门的方子达,可还没等他抬手就被边上的同伴给拉住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兄弟,他说他叫方子达!”

“什么方的圆的……呃……你说什么?他就是那个方子达?”正骂骂咧咧卫兵顿时一愣,回过神后打量着面前的方子达,试探问道:“你是从上海来的?”

“是。”方子达笑着点点头。

有些吃不准面前这人是不是真是这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方子达,卫兵犹豫了一下让他等着,急急进去报告了。

等了没多久,一位年轻的中校军官赶了出来,这个军官方子达曾经见过一面,正是总长段祺瑞的副官罗凤阁,同时也是段祺瑞的的干儿子。

“鄣明兄,什么时候到的京城?”

“刚刚到,有劳慰生亲自出门迎接,子达惶恐。”笑着拱拱手,方子达说道。

“鄣明兄太客气,我们做副官的不就是干跑腿的差事么?”罗凤阁笑嘻嘻地开着玩笑,同时指着方子达训斥卫兵道:“你们都睁大眼睛瞧清楚了,这位就是原第八师副师长方子达方鄣明,前些时候方副师长是大展雄威啊!在南京把张勋的辫子军给打了个落花流水,啧啧,厉害!厉害!”

罗凤阁玲珑八面,只提了方子达的战绩而丝毫不说上海的事,方子达也没矜持,只是笑着说了几句谦虚话。

“鄣明兄,跟我来吧,总长可是等你好几天了。”

“麻烦慰生老弟了。”

“呵呵,都自己人,哪里的话,请!”

“请!”

进了陆军部,罗凤阁带着方子达到了楼上的一间屋,进门后很是客气地告诉方子达请在这里稍等,段总长正和新任的徐次长开会谈事,马上就会过来。

“徐次长?”宋教仁接任总理的时候方子达已经到了南京,随后第八师整编的事一大堆,加上后来的上海战役、南京战役,他根本就没好好关心信任各部的官员调整。除了几位总长知道到,新的次长一无所知,罗凤阁所提到的徐次长,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徐又铮将军。”倒了杯茶过来,罗凤阁说道。

“噢,是徐树铮,想不到他升做次长了。”徐树铮的大名方子达早有耳闻,不过从来没有见过。

徐树铮担任过军学司司长和军马司司长,任职陆军次长之前是将军府事务厅长,这次高升,年仅33岁的徐树铮可谓是最年轻的一员了,其前程远大,可想而知。

为了不让方子达枯等,罗凤阁特意陪着他聊天说话,并且好奇地问了些关于南京、上海的事。罗凤阁是总长段祺瑞的心腹,方子达不敢怠慢,何况他心里也清楚,罗凤阁所问或许是出于段祺瑞的吩咐,当下就挑了些事讲了讲,不过他说的很有分寸,那些能告诉的,那些不能说的,把握的很好。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段祺瑞还没过来。抬手看了看表,罗凤阁会意地连忙说道:“鄣明兄,你稍坐。我去瞧瞧段总长那边。”

“谢谢慰生老弟了。”点点头,方子达心知肚明段祺瑞的小把戏,也不揭穿,安安静静坐在那边品着面前的雨前龙井。

又是十来分钟过去,终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方子达起身往门口望去,只见段祺瑞终于来了。

“鄣明老弟,对不起,对不起啊!让你等了这么多时间。”一进门,段祺瑞就满怀歉意地说道,等坐下后摇头又道:“这些革命党,把南边各地闹得一塌糊涂,现在西北也不太平了,还真是让人头痛啊!”

“西北?西北出了什么事?”方子达诧异地问道。

“你不知道?”段祺瑞一愣,接着又想起什么,手指敲敲脑袋笑道:“这倒也是,鄣明兄一路北上消息闭塞,不清楚也是自然的。这事嘛,还是前几日刚刚发生,河南的流寇白朗聚集3000之众流窜陕西,打起革命党人的旗帜反叛中央,现在听说已经拥有近万人马,还连续攻占了乾*县、户*县、陇*县等七个县城,陆军部正调兵遣将着手平叛。”

“还有这事?这白朗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方子达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一个流寇,早在满清时候就聚200人占山为王,这些年来渐渐坐大,本来中央是想等各地平定后再行清剿,谁想到这家伙居然趁着革命党叛乱突然冒出了头,真是狗胆包天!”

*****************************************************************

说几句话!关于文中如有和历史课本有出入的地方,请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要相互攻击,以免和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