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有可为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大家!

*******************************************************************

上海战局进行顺利,31团赶到后仅仅成立只有一天的讨袁军就飞灰烟灭了。31团顺利同沪军团汇合后,除留下一营人马接手制造局的防务外,其余各营在沪军团协助下继续对打散的讨袁军残部进行清剿,并着手打击各帮派成员。换句话来说,方子达在派31团出兵时就做好了趁此机会对上海帮派体系来一次大清洗的打算。当然,帮派份子和革命党、kmt内部盘根交错,要真正借手打掉他们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灭掉些下面的喽罗,把一些投向革命党的大佬们借机除去,这点方子达还是能够办到。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古往今来帮派份子、江湖中人,在中国历史上存在已久,就算是几十年后依然会有黑色社会的存在,但关键是这种势力抓在谁人的手中,为谁所控制,这才是方子达需要做到的。

31团出手狠辣,灭掉讨袁军后当天就以叛乱名义抓捕了上千帮派份子,其中光是青帮大佬就有几个,其余一些帮派成员脑子灵活反应快的,不是立即改变政治方向,声讨革命党叛乱,声明支持中央政府。就是惶惶逃进租界,提心吊胆地躲得严严实实。一时间整个上海为之一清,被那些枪声吓得担惊受怕的老百姓们渐渐定下了心,随后又见那些平常一贯敲诈勒索,无恶不作的流氓、帮派份子等一个个被士兵们抓起来,惊愕之余忍不住兴高采烈,欢呼雀跃,高喊中央万岁。

方子达在上海的这着棋可以说取得了成功,要说遗憾的就是没能当场抓到陈其美。上海不比其它地方,租界林立,陈其美等人逃脱后进了租界,陶德瑶只能眼睁睁地派兵守在租界外,而不能进入一步。

对此,方子达从南京下达命令,让陶德瑶先控制除租界之外的其余区域,并且让投向kmt的帮派大佬配合,进行梳理,尽快重建治安,以保上海稳定。至于陈其美等人,先严格监视起来再说。

上海的顺利情况并没有让方子达有太多的兴奋,眼下的第八师师部反而是愁云一片,尤其是方子达,二十多个小时未合眼的他现在是双目通红,怒火满腔。

当干掉林虎,控制住第八师后,方子达就把主要注意力全投在了上海、安徽、浙江等地,根本就没留意过北边。在他想来,第八师现在已落自己手中,有宋教仁在北京坐镇,第八师已是陆军部直属部队,北洋各军已成了友军,对于自己人来说北边是绝对安全的,只需要防备南边的革命党即可。

正是这样,在重新整编第八师各团营时,方子达往北抽调了大部分兵力向南京集中,一方面是要做好往南的准备,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此整合调整。谁又想到,张勋部突然间会进入江苏,攻占徐州城,还快速往南直向南京而来,摆出了一副要攻击南京的架势。

得到消息后的方子达是大吃一惊,要知道现在南京以北第八师的驻防兵力仅仅只有一个半团,而且这些兵力分散在各地各县,短时间内要调集起来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另外,张勋的突然发难,更让方子达怀疑是不是袁世凯暗中指使,趁着第八师注意力全在南方的时候大军一举南下,彻底把第八师吞灭,以取得北洋一家独大的局面。可仔细分析后,方子达又否决了这个怀疑,虽然他和袁世凯只是见过几面,相互间真正交谈也仅仅是当初关于善后大借款一事,可以方子达的感觉来说,一向重视大义和名声的袁世凯在这种时候绝对不可能下出如此昏招,何况宋教仁已正式任命为国务总理,北洋系和kmt系在北京已取得了政治同盟,这样背后向盟友下刀子,袁世凯还没这么弱智。

得到张勋部南下的消息后,方子达首先确认事情的真假,随后就向北京发了急电。一份电报是发给宋教仁的,另一份电报是发给陆军部的,并让陆军部对此作出解释。另外,方子达还派出联络参谋火速北上,联络张勋部,要求张勋立即停止南下,按陆军部命令行动,如再逼向南京,第八师必当反击。

接到电文的宋教仁也是一惊,急忙赶往陆军部,找到陆军总长段祺瑞询问此事。

“芝泉兄,这是怎么回事?”宋教仁把方子达发来的电报拍在桌上,表情异常严峻。

“这份电报我也收到了,遁初兄请看。”段祺瑞苦笑着也掏出同样一份电报来:“我明白遁初兄是兴师问罪来了,可不瞒遁初兄说,此事我也是刚得知。”

宋教仁带着疑惑和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段祺瑞,段祺瑞边帮他倒了杯水,边解释道:“不管你遁初兄信是不信,此事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是陆军部下的命令,大总统更是一无所知。遁初兄来前,我已经让人向张勋发报了,让他立即转向西南入安徽,退出江苏地界。”

一边解释着,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草拟的电文,宋教仁几目看完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就好,如今局势芝泉你也知道,叛乱未平,自己人就先打了起来,这简直是胡闹!张勋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谁给他的命令?必须严查!”

“严查是肯定的,可是……。”段祺瑞附和了一句,又摇摇头:“遁初兄,以我分析,张勋南下并没有任何人给他命令,完全是他自作主张。估计是当年张勋提督江苏,被你们kmt人打败于心不甘,想借此机会夺回江苏罢了。”

“如是这样,此人必不可用,陆军部应当立即对张勋撤职查办。”

“遁初兄,张勋的部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陆军部的撤职查办你觉得有用?”段祺瑞苦笑的反问。

愣了一愣,宋教仁也露出了难色。张勋的部队和北洋军本就不是一个体系,仅仅从他现在还留着辫子来看,不要说是陆军部了,就是他这个国务总理下令撤职恐怕都不管用。张勋的士兵可以说完全是他的私兵,只听张勋一个人的命令,甚至连袁世凯袁大总统,对张勋最多也只是听宣不听调。

想了想,宋教仁说道:“无论如何,这种情况的发生必须制止,我中央也必须作出决断!要不然就算这次叛乱扑灭,将来也难保不会有人拥兵自重。这样吧,你陆军部继续联络张勋部,让他马上撤出江苏,至于徐州之事可以不追究责任。如果他再一意孤行,就撤职查办,绝不姑息!”

“行!就按遁初兄的办!”段祺瑞一口答应下来,见此宋教仁也放下了心,和他再商量了一下平叛之事后就回总理府了。

安排好再次发电给张勋后,段祺瑞离开了陆军部,直接就去总统府。

“大总统,张勋此人飞扬跋扈,不听陆军部调遣擅自进入江苏,攻占徐州,兵逼南京,宋遁初已严令卑职训斥张勋,让他撤出江苏。”

“哦,居然有这事?芝泉你是怎么办的?”袁世凯眯着眼淡淡地问道。

“宋遁初现是国务总理,他以总理命令卑职,卑职只能照办,何况张勋此人胆子也太大了,此事必须严令禁止。”说着,段祺瑞瞧了一眼坐在那边老神在在的袁世凯,迟疑地问道:“不知大总统以为……卑职这样做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你做的很好!”袁世凯和蔼地笑笑,点头鼓励道:“宋遁初和我袁某人都是宪政的支持者,既然要宪政,你陆军部当然属于他管辖范围内,总理有令作为下属必须执行,何况是如此大事!张勋目无法纪,擅自攻击友军,此乃军阀作为。你陆军部必须严惩其人!”

袁世凯这样一表态,段祺瑞算是彻底放下了心,并向袁世凯继续汇报了下宋教仁对张勋之事的态度和反应,同时建议袁世凯以大总统名义给张勋发报,张勋一向尊重袁世凯,或许有袁大总统的一份电报张勋会听话不少。

“这个就不必了。”谁想到袁世凯摆手拒绝,说道:“如今宪政,这些事都是宋总理的职权范围,我不便插手。一旦这样做的话,明白人知道我袁某人是为了国家,外人还以为我想独裁,呵呵,还是由芝泉和遁初你们商量着办吧。当然了,假如国会通过,有此要求的话,我袁某人必然支持嘛。”

段祺瑞深知袁世凯,稍一愣后顿时笑了起来,连连点头称是。

“第一军、第二军的进展如何呀?”袁世凯见段祺瑞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微微一笑,转而问起了这事。

“除张勋部外,其他各部都按计划进行。”

“好!这样就好,芝泉啊,平叛之事宜早不宜迟,让他们抓抓紧,时间不等人啊!”

“卑职明白,请大总统放心。”

想了想,袁世凯又问:“听说江苏第八师已压制了上海?陈其美的乱军已被平定?可有此事?”

“这事不假,上海传来消息说陈其美兵败吐血,已逃入租界。”

点点头,袁世凯抚掌赞道:“第八师真不亏是强军,更没想到kmt那个方子达居然文武双全,呵呵,如今第八师直属你陆军部,芝泉你得好好用这把利刃,只要用好了,就大有可为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