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梦魇二

    买好需要的食材,两人往回赶。

    刚进屋,许久不见的巧克力,吭哧吭哧的跑过来,扑到徐晚的身上,翘着嘴巴就往她脸上凑,吓得徐晚边笑边尖叫的躲开它的攻击。

    “好啦!巧克力别舔,别舔我了,乖,我给你买好吃的了。”

    徐晚冲耿亦安招手,后者将购物袋递到她面前,徐晚从一大堆的食材中找到给巧克力买的零食,嗅到香气的巧克力,摇着尾巴,黑溜溜的大眼珠紧紧盯着徐晚在拆包装的手。

    耿亦安看了一眼购物袋,还是有些怀疑她说的是真是假,他试探的说道:“要不,我先把菜拿去厨房给你收拾干净?”

    “别。”

    徐晚一把夺过他欲意拿走的食材,十分坚定的说道:“说好我来的,少一个步骤都不行,你带着客厅看会儿电视等我……不对,你家没电视,那你和巧克力玩会儿吧,我很快!”

    见她心意已决,耿亦安耸了耸肩,松开握住袋子的手,招呼巧克力过去。

    在徐晚面前十分跳跃欢脱的巧克力,听到主人的命令,立刻变了个模样,乖巧温顺的不像话。

    徐晚一脸受伤的看着巧克力的狗腿样,说不出话来。

    察觉到她哀怨的目光,巧克力微微侧头,舔了舔没吃干净的嘴巴,轻轻摇了摇尾巴。

    耿亦安被这一人一狗的互动逗得笑出声,他催促道:“快去厨房吧,别晚饭变成夜宵了。”

    慢点倒是没关系,他就是怕她会饿到,毕竟他们今天中午就在ktv里吃了点果盘零食,那些东西消化快,估计一会儿她就得喊饿了。

    “江先生,令妹检查报告都出来了,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头上伤口注意防水,及时更换纱布,过段时间就好了,不会留疤的。”秃头院长接过主任递来的报告,仔细再核对了一遍,小声向沙发上的男人传达。

    沙发上的男人没有说话,静静的注视着坐在病床上的女人,半响没有说话。

    秃头院长额头起了丝薄汗,小心翼翼的准备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想要去擦,看见男人眼神转向自己,连忙又把手帕塞了回去。

    “为什么她醒来到现在为什么会这样?”男人的眼神似寒针,微抬下巴指向病床上的女人,质疑着医生的结论,什么问题都没有,为什么醒来一句话都没说?就安静的坐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注视窗外2小时。

    院长感觉额头上的薄汗已经形成汗珠顺着面颊往下留了下来。

    “令妹额头撞击在水池上,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并无大碍,全身都已经检查过,没有任何伤口,至于昏睡2天醒来为什么会失声,暂时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可能是短暂性的失语症或者失忆症,建议...建议可以找心理医生帮忙看看。”天知道自己说这番话费了多大力气,感觉腿也有些发软了。

    “心理医生?”轻声低吟,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流光溢彩。

    “李院长你先出去吧,纪平,去帮小姐办出院手续。”李院长如蒙大赦,连忙点头出了病房,嘱咐等候在病房的各系主任医师尽快帮忙办理出院手续。

    名叫纪平的男人随后跟着出了病房,无框眼镜下透露着精光,微扯嘴角对李院长点了点头,跟随漂亮女护士去办出院手续。

    李院长终于敢拿起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额头,暗道,连身边的助理气场都这么强,不愧是S市最大的财阀。

    屋内,江恒抬步走向病床前,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这里是26楼,除了高楼大厦就只有蓝天白云了。

    “在看什么?”性感深沉的嗓音在耳边低声询问。

    徐晚闻声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他一眼。

    眼前的这个男人脸色略显憔悴却依然不掩他精致的有些近似完美的脸庞,一身得体的定制西装,料子带着光泽,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周身强大的气场却刻意的隐藏起来,多了几分柔软。

    虽然他美的这么精致,徐晚很想把他藏在家里给她暖被窝,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且周围的环境也让她十分陌生,她为什么会在这里?2个小时她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四周环顾一圈,如若不是床边的一堆医院专用器材,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哪个豪宅里,徐晚从来不知道医院里会有这样奢侈的病房。

    设备齐全的家电,独立的卫生间。地毯,插花,油画。主病房,书房,客厅。家属休息室。离开的时候徐晚有偷偷问纪平这样一间病房一天的费用需要多少钱?纪平深思了一会,告诉我这家医院是江家投资的,这间病房不对外开放。

    然后徐晚就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财大气粗。

    徐晚醒来的2个小时里并没有完全在发呆,周围的声音和信息她也都接收了个七七八八,此时她说了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你..你是我哥哥?”长时间的禁语导致喉咙有些发涩,细软的声音有些哑。

    江恒眼光微闪,转身倒了杯温水递给了她。

    徐晚有些惊讶他的体贴,接过水杯低声道谢。

    她低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和他解释:“我没有失语,也没有失忆,但脑子有点乱,想不起来你是谁了。”

    他没有在意她的前言不搭后语,浅笑着说:“没有关系,你会想起来的。”

    徐晚抬头回视他,觉得这个笑容为何会那么熟悉。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江恒在心底深叹,小北,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我听她们说,你是我哥哥?”她们是指在做检查时叽叽喳喳的小护士们。虽然他身份气场强大到让人望而生怯,但并不影响她们私下的议论与爱慕。

    江恒脸色一紧,又缓了缓脸色,弯腰和她直视:“你好,徐晚,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江恒。”

    徐晚迟疑的看了看伸在眼前干净修长的右手,这只手骨骼分明,指甲盖修理的干干净净,饱满可人。徐晚暗想,这双手如果去谈钢琴该多赏心悦目。

    随后被美手诱惑的徐晚,慢慢的将自己的小手塞进大手里,对着江恒羞涩的笑了一下。

    “你好,江恒,我叫徐晚。”

    阳光从两人身后照射进来,打在眉眼上,暖暖的。

    岁月静好,浅笑安然。

    坐在高档豪车里,依靠在真皮座椅上,看着窗外的热闹喧嚣,和自己的那个所认识的世界好像并没什么不同。徐晚不明白为什么一觉醒来,身边的人和事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是的,徐晚没有失忆,她醒来以后就察觉到了异常,周围的环境和人都是自己陌生的。她一开始以为是绑架,后来又以为是他们是认错人,最后她都确定自己应该是穿越了。可是护士告诉她现在的时间和地点以后,她又茫然了。

    所有事情都对得上号,为什么周围的事物和记忆里的并不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晚眉头紧锁,一一排除各种可能性,却仍是找不到答案。

    对了!这里依然是记忆里的s市,那其他地方会不会也是一样,记忆中那些生活过的地方,记忆中的最后一个地方,也许能发现什么。徐晚忍不住暗暗激动了一下,感觉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来解释现在的状况。

    “好的,你和四季的王总说声抱歉,把会议挪到明天。”

    “A

    y,你让于总监把T市度假村的初步设计图Email我。”

    “Etha

    ,下次我希望这这些问题你能自己解决。我付你高额的薪水不是用来支付失败后的学费。希望我能在2小时候看到一份我满意的策划。”

    他连斥责起员工来都是分外迷人,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双手快速的在笔记本上回复邮件。男人认真工作起来果然让人挪不开视线。

    身边的这个男人虽然并不认识,却总让徐晚有种熟悉的感觉,生性不喜与陌生人太过亲近的徐晚,却与他并不是很排斥。

    有人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掌心

    徐晚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被美色迷惑了,有些不好意思转过头去

    “想什么呢?”

    “想确认一些事情。”

    “什么?”他的眼睛真的很吸人,像一潭深水,她觉得再看下去会溺死在他的目光中。

    “你确定我是我?唔。。。我的意思是说你有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吗?和之前。”她尽量使自己的措辞让人明白,而不是被当神经病。

    江恒侧头微笑。“小北,不用担心,你会恢复记忆的,即使不能也没有关系,也不会影响任何事情。”

    这是什么意思?“我”失忆是无所谓的吗?“我”以前的记忆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吗?她隐约感觉江恒并不在乎她会不会恢复记忆。

    “那我昨天在哪?21号!”今天是22号。

    “昨天你在医院,你已经昏迷2天”

    “我为什么会昏迷2天”难道她有什么病?

    “张嫂给你端牛奶去房间的时候发现你洗澡的时候晕倒在卫生间,头磕到了台子,按理说没什么大问题,很快就能醒过来,可是你昏睡了2天,医生也没查出情况来,还好你醒过来了”江恒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似乎也心有余悸,看得出这2天他一直守着她没能好好休息。

    天生第六感灵敏的徐晚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有着说不出的矛盾感,一边很关心自己,即使工作非常繁忙,也要在病房里守着已无大碍的她。另一边又毫不关心她的病情,失忆好像对他来说,举无轻重。

    不过他的这番话那就排除她可能被掉包的情况了,不过,她还是得去医院再去确认一下才能放心。记忆里最后的一个地方,红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