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六章

    回想之际,谢川打开了浴室门,湿着头发走了出来,许悦欢正在发呆,一股淡淡的白茶香随着开门而散发开来,许悦欢从沙发上坐起:

    “你用了我多少沐浴露?”

    “两泵”

    许悦欢指着他骂道,

    “不是谢川,你大爷的娘不娘啊,用沐浴露用上瘾了是吗”

    谢川的头上还有些许水滴未干,整个人戾气十足,五官中透着些许狠戾,一副臭脸摆在面前,很清新的白茶香刺激着许悦欢的神经,谢川半蹲在她面前,玩弄的说道:

    “我大爷娘不娘我不知道”

    顿了一下,他又靠近许悦欢三分,

    “我娘不娘,你以后就知道了”

    许悦欢听过的荤段子、调戏也不少,但一个半luo的大帅哥就这么站在她面前,放谁谁不脸红,她感受到脸部发热,就赶忙往屋里赶,“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谢川自己在客厅呆了一会,就听许悦欢的房门有打开的声音,许悦欢抱着一摞被子和一个枕头,

    “明天自己把被子洗了”

    说完,许悦欢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谢川把被子铺好,没多久也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许悦欢开门的时候,发现沙发上的谢川已经走了,阳台上是晾好的被子,衣服和外套都已经拿走了,桌子上是谢川留的纸条:

    “早饭在冰箱里,自己热热”

    拿着纸条端详了一会,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圆珠笔,回复了一句,

    “字写的不错”

    写完之后,她把字条贴在卧室的墙上,就去吃饭了。

    ……

    谢川到家后,他就没出去,在家里写了一下午的作业和卷子,毕竟在虽然在高一,但紧张的范围还是要有的嘛。

    许悦欢微信收到一条消息,是姚建华发的:

    “晚9,魅夜”

    许悦欢皱了皱眉,她很烦这种甩也甩不干净的感觉,就回复了一句:

    “有什么事今天晚上说清楚吧”

    对面犹豫了一会,回复了一句,

    “只要今晚问的你都回答,以后咱们就当不认识”

    许悦欢虽然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甩干净,但还是答应了。

    晚上她准时到了魅夜酒吧,发现角落中坐着的姚建华,姚建华也看见了她,冲她招了招呼手,许悦欢坐到他的对面,从外套里掏出一包烟,点上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白烟,对面姚建华也抽出一根,在这种情况下,最能让许悦欢安心的可能也就尼古丁了。

    她翘起二郎腿,看着对面的姚建华:

    “说吧,要问什么”

    姚建华用手肘撑着桌子,低声说了一句:

    “许悦欢,现在酒吧里大多数都是我的人,我劝你好好考虑我问的所有问题”

    许悦欢点了点烟灰,抬眼看了他一眼,

    “要问赶紧问”

    姚建华也不客套,一屁股坐在座位上:

    “一,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包粉在哪;二,当时你爸死后,你占的利润有多少;三,当时你爸给你的遗产有多少”

    许悦欢神情没变,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

    “一,我跟你说过了,我要是知道那包粉在哪我早买了;二,我爸死后,我的利润只占46;三,我爸给我的遗产只有那5万,而且这是他自己存的,干干净净,跟你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见许久姚建华都没有回应,她便把烟头碾灭,起身走出门外。她今天要早点睡,毕竟要当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