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7章 和老爹的沟通

    时间如梭,转瞬即逝,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年二十八。

    厂里彻底放了年假。

    佟梅那边也放假了,本来街道上是要安排人值班的,作为分管安保的副主任更是得值班,但是考虑佟梅今年刚结婚,要回老家,所以佟梅值班被安排在了大年初五和初六这两天。

    这样,不影响佟梅回婆家过年。

    二十八这天,张衍等人收拾好东西,等到张平和张安赶到之后,一起前往车站搭乘汽车,前往门头沟。

    在门头沟下来车之后,一行十人步行着前往张家屿。

    “姐夫,这里就是您的老家?”小萝卜头兴奋的打量着四周的大山。

    “是啊!这是我的老家!”

    “好多大山啊!”小萝卜头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第一次如此解决大山,一时兴奋的大声叫喊着。

    就连祥子、刚子几个人,也都是满脸新奇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快走吧!不然可赶不上吃午饭了。”张衍笑了笑,催促了一句。

    对于小萝卜头他们这副没有见识的表情,张衍表示很理解。

    农村的孩子进了城,会对城里的一切都表示好奇,同样城里的孩子到了乡下,也是对所见的一切感到好奇。

    把小麦认作韭菜,都是正常操作。

    几个人走了没多长时间,就有一辆马车从远处慢慢走了过来。

    “衍子,路上这牲口尥蹶子,来晚了。”赶马车的中年人跳下马车,笑着对张衍解释着。

    “不晚,不晚,我们也是刚下车,倒是大过年的,还麻烦廉四叔跑一趟。”张衍忙给廉四叔递上一支烟。

    “没事,没事,四叔我闲着也没什么事。

    哎呦,红牡丹,这可是好烟啊!今个儿托衍子的福,我也尝尝这高级干部吸的烟。”廉四叔接过烟,咧嘴笑道。

    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廉四叔调转马车,张衍一行人也上了马车,往张家屿赶去。

    一路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张家屿。

    “梅梅来了?快进屋!”张母看到儿媳妇来了,满脸堆笑的上前拉着佟梅的手,往屋里拉。

    “娘!”佟梅挽着张母的手,甜甜的叫了一声。

    “哎!路上累了吧?快进屋歇歇!”张母高兴的答应一声,拉着佟梅就往屋里走。

    张衍和张平、张安,带小萝卜头等人,拿着东西,跟在后面进了屋。

    “衍子,他们是谁啊?”张福生看到跟在张衍身后的六个孩子,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之前,张衍并没有和家里提起过,佟梅收养孩子的事。

    感觉没有必要。

    今天看到张衍带着六个孩子回来,自然好奇。

    “他们啊!他们都是佟梅的弟弟妹妹,跟着我和佟梅回来过年。”张衍随口解释了一句。

    张福生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好家伙,怪不得老大能娶这么漂亮一个大闺女,原来带着六个拖油瓶。

    张福生已经可以预见,自己老大赚的钱,全部拿来填了佟梅家的窟窿。

    这怎么能行?

    填了佟梅家的窟窿,他怎么办?

    他还指望老大养老,还指望帮着自己照顾弟弟妹妹呢。

    张衍一眼就看出了张福生心思,其实带六个孩子回来之前,张衍就猜到了张福生的反应。

    这是正常人,都会有的想法。

    把小萝卜头六个人当成是拖油瓶。

    张衍直接一把拉住张福生的胳膊,“爹,咱们去看看新房子去!娘、佟梅你们先聊着,我和我爹出去一下。”

    说完,不管张福生的反抗,直接架着他出了门。

    张福生虽然现在身体被调理的不错,可是如何能比得了张衍的变态体力,被张衍拖着出了门。

    “你干什么?”张福生气愤的质问道。

    “我告诉你,他们六个孩子,都是烈士遗孤,你别给我摆什么臭脸色。

    你要是想找不痛快,那随便!

    你以后也别想进城了,就在老家养老吧!”张衍直接警告道。

    “老大,你傻啊!

    什么烈士遗孤,我不懂,我只知道那是六个无底洞啊!

    你有多少钱,能往里填!”

    “什么无底洞,你这思想,真该送去好好教育教育!

    烈士遗孤,国家有补助,一直到他们十八岁成年!

    他们的吃喝都不花我和佟梅的钱,你听清楚了没有?

    佟梅只是不忍心把他们送到孤儿院去,所以一直带着他们。”张衍低声呵斥道。

    “真不花你们的钱?”

    “一个月十二块钱的补助,他们一个孩子,能花多少钱?”张衍皱眉道。

    “哦!一个月有十二块钱的补助啊?”张福生一听,眼珠一转,心里开始琢磨起来,十二块钱,一个人一个月最大也就花三块五块的,还能剩下七八块钱,这买卖能做。

    “行了,别瞎琢磨了,大过年的,别给我找不痛快,也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大家高高兴兴的过个年,我好,你也好。”张衍提醒道。

    “老大,你这话说的,爹是那样的人吗?爹不是怕你,被人骗了,既然解释清楚了,那就没有事了。”张福生讪笑着说道。

    “我这辈子,也就被你骗了十几年,那是因为你是我爹。

    别人想骗我,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命,承受骗我的后果。”张衍冷笑道。

    “呵呵!爹怎么会骗你呢?爹也是有苦衷的,你是不知道·······”张福生讪笑着,想要解释解释,化解张衍心里的怨恨。

    “行了,你就别解释了,你骗我,我认!谁让你是我爹呢!

    你放心,该养老我肯定会养老,而且不会比别人差,绝对让你舒舒服服的过完这一辈子。

    前提是,你别作妖,老老实实的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别给我找麻烦。”张衍直接打断了张福生的话,再次警告道。

    既然说是要去看房子,说完话,张衍带着张福生来到新房子。

    张福生给儿子建的房子还是很不错的,农村小四合院,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两间,南屋倒座房也是两间和一个门楼。

    还有一个挺宽敞的院子。

    看到房子,张衍就有些气愤,这么好的房子,就没想着他。

    叹了口气,张衍压下心里的不快,打开院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