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林凡之怒

    楚王府外,林凡轻轻一抬手。

    那从天而落的金光,瞬间轻飘飘落在林凡手中,化为一张平平无奇的黄纸。

    “苏总出事。”

    李德全写的潦草字迹,赫然出现在眼前。

    “子柒出事了?”

    林凡顿时一愣,随后眼中出现了怒意。

    苏子柒与世无争,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根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可如今,李德全却不惜点燃珍贵符篆,也要给林凡传递消息。

    这说明,苏子柒有生命危险!

    “我闭关一个多月,那些宵小之辈找不到我,就想拿子柒来出气?”

    “今日,我倒是要看看,是何人如此大胆!”

    哗!

    声音刚落,林凡化为残影,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

    哗啦啦!

    林凡快若奔雷,所到之处音爆声不绝于耳。

    “刚才过去的,究竟是什么?”

    “好像是一个人!”

    “呵呵,怎么可能是一个人?那只是一道狂风而已!”

    “好奇怪的妖风……”

    林凡所到之处,那些行人只觉眼睛一花,一阵狂风吹过,顿时议论纷纷。

    ……

    楚州市区,二环路。

    一辆低调的面包车,一路闯红灯,以超快速度朝着市中心而去。

    所到之处,但凡有发现异常的治安卫,扫了一眼面包车后,都默默地放下了手机的呼叫机。

    “叔,这面包车也就几万块,车牌号也平平无奇,怎么他一路横冲直撞,兄弟们都不去拦截?”

    一处十字路口,一个年轻的治安卫,不解望向一旁拉自己的中年治安卫。

    “这车几万块?”

    呵呵!

    “小李我告诉你,这车光是换一个车轮,那钱一打工一辈子都赚不到!”

    中年治安卫冷笑。

    “叔,你这也太夸张了吧?我也是汽车发烧友,我没看出这车多牛币啊。”

    “小李,别说叔没教你,你仔细看看这辆车的驾驶位,看看前方车门外的镜子,看到什么异常没?”

    “叔,这车的车镜上,不就系了一根红绳吗?这种红绳夜市地摊上,也就两块钱而已。”

    “呵呵,小李啊小李,你还是太年轻啊,但凡你在治安所工作个五年以上,你绝对不敢说这句话。”

    眼见年轻治安卫一脸茫然,中年治安卫点燃一支烟,然后解释说道。

    “小李我告诉你,这要是在一二十年前,最牛的车是啥?是开兰博基尼的,还是开几万块黑色奥迪的?”

    这……?

    一听这话,小李一愣,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

    “叔,当年最牛的车,自然不是看价格,而是看身份。”

    “我听说当时很多大人物,都喜欢坐那种几万块的奥迪,这种无人敢惹的车,都是在前车盖子上,左右两侧各挂一个红色的战旗。”

    嗡!

    说到这里,年轻治安卫浑身一震,“叔,这辆面包车两侧的车灯上,都系着红色的绳子,莫非……”

    孺子可教也!

    中年治安卫点点头,“以前,这大人物在车前竖战旗,那实在太高调,太过于显眼,不但震慑了四方宵小之辈,也会让普通人畏惧。”

    “如今是科技时代,通讯太过于发达,芝麻大的小事一旦被人拍下传到网上,那都可能是轰动全国的大事情,会给大人物造成麻烦。”

    “索性,现在大人物干脆低调,直接挂红绳,懂的自然懂,同样能威慑需要威慑的人,而且还不会引起普通人的察觉。”

    原来如此!

    年轻治安卫恍然大悟,“叔,这多亏了你,否则,要是我贸然去拦车,那我就完蛋了!”

    ……

    面包车继续向前。

    车内。

    “师父,您真确定那位道门真君,就是在这附近?”

    望着重新拿起罗盘,正严肃定位的药老,道印试探问道。

    “那道金光落地的位置,应该就在这方圆十里之内,但具体是在何处,老夫却暂时感应不到。”

    药老皱起眉头,正犹豫是否继续开天眼,忽然福至心灵,抬头望向车窗外。

    哗!

    一道狂风吹过,凌厉的劲风灌到面包车内,竟然让道印都感觉到了一股凛冽彻骨的寒意。

    好在这风来得快,去得也快,瞬间就没了踪影。

    “楚州这乡下地方,天气还真是挺怪,这天空中阳光明媚,这地面却冷风骤起……”

    道印也没放在心上,随口说了一句,不经意望向药老,顿时一愣。

    此刻,药老直勾勾望着车窗外,双手不断掐动,嘴里念念有词,脸色不断变化。

    “师父,师父?”

    眼见药老面容不断扭曲,双目中血丝不断,道印赶紧大喝。

    噗!

    药老一口血喷车窗上,从疯狂中恢复清明,整个人显得虚弱不堪。

    道印脸色大变。

    刚才药老的状态,明显是心神失守,即将走火入魔的前奏。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药老是大金刚中的翘楚,又是道门正一道的天师,一身道法深不可测,道心极为坚韧。

    可如今,一阵转瞬即逝的黑风,竟然让药老即将崩溃?

    哪怕亲眼所见,道印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师父,您……?”

    强压心中的惶恐,道印试探问道。

    “道……道印,你可知道老夫刚才,究竟看到了什么?”

    药老语气颤抖,哆嗦着说道。

    “师父,您看到了什么?”道印赶紧竖起耳朵。

    “我……”

    药老就要说话,忽然心中一凛,强行将到嘴里的话,活生生咽回肚子里。

    “刚才老夫开天眼,看到的场景太过于惊世骇俗,就算道印是老夫弟子绝对忠诚,他恐怕也会觉得老夫疯了乱说话。”

    皱眉沉吟片刻,药老陷入沉默。

    刚才那狂风出现的前一秒,药老忽然福至心灵,居然无意识地开启了天眼。

    要知道,药老本就很虚弱,强行再次开启天眼,这后遗症非常大,也只持续了一秒而已。

    可问题是,就是这一秒内,药老这个道门堂堂天师,却看到了此生最终,最为震撼的一幕。

    那是一个年轻人!

    一个其貌不扬,平平无奇,若是扔在大街上,根本没有任何亮点的普通年轻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以音爆的速度,在大街上快速奔腾着。

    不!

    不对!

    准确地说,那个年轻人的速度并不快,如同散步一般。

    但他每一步迈出后,竟然能瞬间出现在百米外!

    一步百步!

    这是何等恐怖!

    要知道,这压根不是速度太快,从而产生的残影。

    这分明是就道门传说中,一步瞬息远方的无上道术。

    此乃“缩地成寸”的无上妙法!

    哪怕是药老如今的修为,他耗费巨大代价,也就勉强一步十米而已。

    可问题是,药老一步十米的状态,根本不能持久,最多坚持一百米就会力竭。

    而对方一步百步,视楚州大地如无物,如散步般缓慢前行,却爆发出音爆速度。

    其速度之快,按照药老推算,哪怕最高清的摄像头,恐怕也无法捕捉到青年的前行痕迹!

    唯有天外的卫星,精准瞄准青年,在阳光非常充足的情况下,放慢至少十倍播放速度,才能看得到这青年的残影!

    可问题是,卫星高高在上,怎么可能无聊地锁定一个小城市的平凡年轻人?

    “若非老夫恰巧开启天眼,又岂能看到那个年轻人?”

    “老夫离开江州之前,曾经一番推演,算出老夫此行楚州,将会遭遇此生最大的机缘,遇到此生最贵不可言的贵人!”

    “莫非……老夫的推演,就是应在那青年的身上?”

    一念及此,饶是药老养气功夫很好,此刻,他也不禁面红耳赤,变得激动起来。

    药老堂堂天师,却甘愿陪着箫欣来楚州,自然另有玄机。

    药老为箫欣算卦推衍,不过是他推衍自身的同时,顺手帮箫欣推衍罢了。

    毕竟窥探未来天机,此乃逆天而行,哪怕是道门天师,依旧不能轻易推演!

    “就算不知道,刚才过去的那个青年,和老夫寻找的那个精通符篆的道门前辈,是否有渊源……”

    虽然是这样想,但其实在药老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楚州只是个不入流的乡下小城市,就那么巴掌大而已。

    既然那青年能缩地成寸,位列道门绝巅高手之列。

    这说明,这青年和那个道门前辈,极有可能是认识的。

    而且有很大概率,那青年就是道门前辈的传承人!

    是了!

    一定是这样!

    “只要找到刚才那青年,老夫就能找到那个道门高人。”

    “介时,老夫只要心足够诚,外加付出一些代价,定能打动那位前辈,从而获得‘一朝悟道’的通天机缘!”

    一念及此,药老不再犹豫,立刻说道,“道印,老夫说方向,你来开车,快!”

    “是,师父!”道印赶紧点头,心中却越发疑惑。

    药老刚才究竟看到了什么?

    为何药老想开口,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说话了?

    还有!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药老刚才那么失态,甚至险些走火入魔?

    虽然心中疑惑满满,但身为药老最忠心的弟子。

    既然药老没开口,那道印自然不会多嘴去询问。

    ……

    楚州市中心,楚王大厦。

    经济大总管办公室内。

    马杰龙跷着二郎腿,悠闲躺在藤椅上,手里拿着个手机打游戏。

    小马看似是玩游戏,实则不然!

    小马乃是通过手机,直接连接了江北超级计算机——深蓝!

    身为深蓝研究院的副院长,如今小马身份尊贵,地位仅次于正院长天老。

    身为国内最顶级的黑客,小马获得深蓝权限后,顿时如蛟龙入海,黑客技术迅速得到了数倍的提升!

    深蓝研究院虽好,也汇聚了整个江北最精英的程序员、科员家和研究生。

    但问题是,这些人清一色都是男人,一个二个都是工作过度的光头!

    就算院里也有女人,却也是头发地中海的中年大妈!

    常年待在研究院弄研究,然后成为秃头?

    吃多了!

    在新鲜感过后,小马直接离开了深蓝研究院,继续待在楚王大厦。

    废话!

    楚王大厦代表了楚州王的颜面,也是整个楚州的中枢。

    这里就连扫洗手间的后勤人员,那都是从航空学院毕业,百里挑一的美女级大妈,看着都养眼!

    反正这年头是信息时代,只要有网,小马无论走到何方,随时都可以连接深蓝!

    鉴于电脑不方便携带,以及出于数据安全考虑。

    最终,小马自己研发了一个手机软件,专门用来隔空控制深蓝。

    至于将手机软件弄成游戏的样子,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人拿到手机也看不懂罢了。

    “师娘消失不见,最后消失地点是楚州市郊。”

    “根据深蓝的大数据分析,师娘应该是在大青山脉丘山区域失踪。”

    随手点燃一支烟,小马双手飞快在手机上滑动。

    “丘山公路监控已连接,成功进入天眼系统!”

    “天眼系统已解锁,监控数据读取中!”

    “读取成功……”

    哗!

    下一刻,关于苏子柒失踪那段时间,在丘山公路上的所有资料,清晰出现在深蓝超级计算机的数据库内。

    “咦,师娘消失的那段时间,居然找不到有价值的资料?”

    分析所有资料后,小马顿时愣住了,皱起了眉头。

    苏子柒从楚王府离开后,帕萨特路过的所有摄像头,都没拍到有价值的资料。

    最终,帕萨特出现在丘山公路,然后消失不见,彻底没了画面。

    这也没办法!

    毕竟丘山公路很偏僻,那边的摄像头并不多,间隔也很远。

    “师娘消失的那个小区域,在那个时间段内,根本没有其他车辆经过,我想攻入其他车的行车记录仪也没办法。”

    “既如此,那唯有一个办法了!”

    犹豫了几秒,小马一发狠,“本帅这是为了救人,就算攻破卫星系统,那也是侠之大者!”

    “就算此事捅破天,师父知道缘由后,肯定也会为我兜着!”

    “师父如果实在兜不住,大不了本帅去韩国割一刀,从此隐姓埋名!”

    “反正此役之后,师父肯定心存感激,将他的看家本领传授给我,这一波不亏,拼了!”

    一念及此,小马不再犹豫,立刻调动深蓝庞大的运算力,瞬间攻破成千上万的电脑。

    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全国被小马攻破的个人电脑,就超过了一千万台!

    而且,伴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数字还在惊人的增幅!

    十分钟后!

    小马按下一个按钮,位于帝城的卫星大厅中,所有屏幕瞬间熄灭。

    “这……怎么回事?”

    “为何卫星画面看不到了?”

    “快……快快快,立刻排查原因,若是找不到原因,你们全部下课!”

    一声声怒吼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大人物顿时震怒。

    “报,启禀大人,卫星系统被黑客攻破,权限暂时被人拿走,预计需要五分钟时间,才能反攻拿回权限!”

    “废物玩意,滚!”

    ……

    不理会帝城那边的震动,强行夺走卫星权限的小马,开始搜寻关于丘山区域的资料。

    “找到了!”

    很快的,小马就找到了苏子柒的资料,并将资料复制到深蓝数据库中。

    而后,小马切断和卫星的联系,开始翻阅深蓝备份的资料。

    这不看,不知道!

    这一看,小马顿时如雷轰顶,整个人开始颤抖。

    “怎么会这样?师娘她惊人……”

    嗡!

    小马额头冒汗,脸色苍白,双腿都在哆嗦。

    一股巨大的恐怖,在小马的心中,悄无声息地出现。

    “不行,此事绝对不能师父知道,否则,师父一定能一剑将整个楚州都翻过来,今天肯定会血流成河!”

    就当小马瑟瑟发抖,琢磨着如何撒谎的时候。

    哗!

    伴随着远方的一声音爆,小马这反锁的办公室内,陡然出现了一道巍峨身影。

    “师……师父!”

    当看清楚来人的容貌后,小马口干舌燥,顿时汗流浃背。